鲁剑雯: 平平淡淡也是真

 

     她平凡而普通,就像学校里的许多同学一样。但默默地学习和工作,同样带给她丰厚的回报———

    一个普通的女孩,披肩短发衬托出一张平常的脸,莞尔一笑,也不是很放得开。她,就是“蓝天”01届电艺系毕业生,江西人。现任北京五格建筑公司后期绘图部主管,月薪1万元。
    工人,因为她学的是机电专业。但不久,劳动执法人员到厂里检查,发现她没有身份证,便作为童工将她遣送回家。回家后,她和几个女生每人凑了400元钱,托人又到东莞找了一家企业打工,那家企业不仅工钱少而且工作单调———每天不停地给VCD机盒装镜片。“没有文凭,只有干这种事。可是这样的日子要熬到猴年马月呀?后来,我就想到要去读书拿文凭。”
    和其他有过打工经历的学生一样,到了“蓝天”,鲁剑雯特别珍惜在校的学习生活。她性格内向,不苟言笑,上课认真听讲,下完课就背起书包走人,很少参加什么社团活动。她告诉记者:“那时候,我一门心思地念书,做设计作业,每次考试在班上都是前三名。我的作业也做得不错,记得我用蛋壳制作的一件工艺品还在系里展览过。”
    就这样她悄无声息地在“蓝天”度过了两年多。到2001年3月份,她去了南昌的一家图像公司当设计员,制作建筑效果图。在学校念书时,鲁剑雯就很喜欢画这种图,所以她在这里干得得心应手。她与世无争,只是默默地接受任务和完成任务,从不耽搁出图的时间。“打夜班是设计员的必修课,有时为了赶着画一张图纸,我要一连打三四个夜班,一般情况一周也少不了打一两个夜班。”在那里的一年多时间,她的踏实工作深得老板的青睐,工资也从最初的500块加到了2000块。
    2002年年底,由于公司经营不善而引起人心不稳,公司里有三四位同事打算到北京去发展。鲁剑雯原本是打算回丰城老家的,可经不起同事们的轮番劝说,便答应同他们一起去北京了。“我从来没有去过北京,他们叫我去,我抱着玩一玩的想法便答应了。”
    “北京不是一个好待的地方,同事们办的公司根本无法在北京立足,结果只有散伙。”散伙后,她黯然回到了丰城老家。
    然而,北京又是一个极有魅力的城市,那里大气的文化像磁石一样深深吸引着鲁剑雯。2003年过完春节,她只身到北京,在原景公司谋了一份设计员的工作。不过这次,她不是做建筑效果图,而是做后期绘图。
    后期绘图是指建筑效果图表现过后,对建筑表面材料、颜色的进一步展示。这种图是鲁剑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第一次,她接受后期绘图制作任务后,曾一夜未眠。面对电脑中的一片空白,她头脑也是一片空白。就这样面对电脑,她静静坐着直到东方既白。“好在有个好心的同事指导了我,才好不容易渡过了这一难关。”
与建筑效果图相比较,后期绘图涉及建材选择、颜色深浅等一系列具体问题,和客户有着更直接的关系,需要设计员有耐心同客户沟通。而每当这时,鲁剑雯总会暗暗后悔。“在学校时我从不参加社团活动,几乎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也失去了一个提高自己沟通能力的好机会。”
    有一次,鲁剑雯做的一张后期绘图不够到位,客户不满意,结果闹得双方都不愉快。“我想如果能很好地与客户沟通,完全可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涂之光2006年采写于北京)

上一条: 鲁伟盛: 不断拓展自己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