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 杰: 爱工作,爱公司

 

    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上,他都以一种良好的工作态度去爱工作、爱公司。所以,他能在短短两年之中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一点也不奇怪———

    “蓝天”05届外语系自考本科毕业生吴杰,走向社会不到两年就令人刮目相看。这位豪爽的江苏小伙子现在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常州市帝和商贸有限公司老总,还有一个是嘉兴韩国独资农塑料有限公司的外贸经理。
    他说,如今找一份工作很难,无论做一份什么工作,态度都一定要积极。米卢说,态度决定一切,我认为说得有道理。
    在“蓝天”,吴杰也是一位“顽童”。“我就是喜欢打篮球,对学习兴趣不大。到了快毕业时,我才有点紧迫感,于是拼命读英语。”
    当时他迫切想过英语六级,于是便离开篮球场,从早到晚背起了英语单词。说来也奇怪,他在毕业前夕竟然拿到了英语六级证书。
    他2004年年底就回到江苏常州去找工作,找的单位不下20家,最后摆在他面前的有两家公司,一家工资1200元,一家工资1000元。他选择了1000元的那家纺织公司。“我有一个观点,其实到一个公司并不是工资高就一定好。你的工资超过你的能力,你在公司站不住脚;你的能力胜于你的工资,公司留不住你,最后总是会走向平衡的,”吴杰深有感触地说,“关键是你一定要有好的工作态度和业绩,要去爱工作、爱公司。”
    在第一家就职的公司,吴杰的职务是业务跟单。当时纺织服装行业根本不愁没有单子,所以吴杰觉得很不过瘾。别人上班8小时,他常常要加班干到10多个小时。“最后我觉得这样的工作我根本学不到东西,所以便告辞了。”
    第二次就业,吴杰相中了常州新通力化工公司,这家公司做的是化工产品生意。“我大一时曾经在一家化工企业实习过,化工产品客户对到货时间要求十分严格,因为哪怕迟一分钟,都可能对生产造成重大损失。”
    在试用期的第一个月,吴杰的主要任务是按照老板的安排去送货收款。一次,厂里有一批化工原料要急送安徽,吴杰半夜里开小车出发押车,在一间又脏又破的旅店合了合眼,凌晨5点钟又去帮助卸货。“共20吨货物,25包一吨,一包重50公斤,搬完这批货我腿都发软了。”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5点钟时,他才拿到对方付的几十万货款。“赶回常州又是半夜,这么多钱我放哪儿呢,想了想就把钱直接送到老板家。”
    几乎每一次,吴杰都是按时到货如数收钱而从未失手,因此,老板对他几乎到了  “你办事我放心”的程度。第2个月,他就拿到了3000多块,到第4个月便当上了业务经理。
可惜的是,吴杰的辛勤劳动并没有得到回报,到提成的时候,他应得的甚至一半也没拿到。
    2005年年底,他离开了“新通力”,和朋友合伙办了一个叫“帝和”的商贸公司,搞的还是化工。“化工生意有化工生意经,我们打的是时间差。”吴杰解释说,他做的产品主要是固体甲醛,其主要下游产品草甘磷是一种除草剂。而草甘磷在夏季一般不能生产,所以那时固体甲醛很难出货,价格自然会掉下来,这时,便可以多收购一些,等到价格涨上来之后再抛出去。“化工产品危险性很大,我原来打工的企业有一次发错了货,造成了对方的反应炉爆炸。还有,如果对方等你的原料进炉,你不能按时送到也会造成人家的重大损失。”
    做自己的企业,吴杰依旧是抱着一种对客户高度负责的态度。今年3月,吴杰带着一车40吨的固体甲醛送给客户,不想在离目的地10公里的地方车胎爆了,他赶忙打电话叫来路救换上备用胎,但走了9公里又爆胎了。吴杰只得把几袋货装上自己的小车送到客户厂里。“人家等着产品进炉,再怎样也不能误人家的事呀。”
    后来,当吴杰就职于嘉兴一家韩国企业后,他的工作态度同样受到老板的青睐,不出两个月便当上了外贸经理。一次,一位阿联酋客商提出,要在集装箱里夹带一些北京的蔬菜种子,吴杰对他说:“这些种子没有报关,属于走私,不能装箱。可以不做这笔生意,但我不可以干违法的事。”终于让这位外商向他伸出了大拇指。
记者问:“你不是在常州开公司吗?怎么跑到嘉兴来啦?”
    吴杰说:“公司的事由我的合伙人操持,我只要打打电话就行。”接着,他又神秘兮兮地说:“还有,就是我的女朋友在这里,她父母最近身体不太好,我顺便来照料一下老人。”

上一条: 彭 参: “娃娃老板
下一条: 彭海平: 我八年只干了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