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盛乐: “抠门”老板

 

    这位在学校里各方面都表现出色的学子,走过了崎岖之路后,成了“职业经理人”,他的心愿是———

    “蓝天”94级财会专业的学生黄河,现在成了职业经理人,在浙江金华丰华日用品厂当了厂长。他说:“浙江一带的当地农民企业家掘了第一桶金之后,有了钱便投资办厂,自己干不成便请人当厂长,这个厂长就叫职业经理人。”这位毕业了10年的校友是江西人,一副精干的样子,手则显得有些粗糙,右手的两个指头都还贴着创可贴。“修机器时弄的。”见记者盯着他的手,黄河干脆把手扬起来,作了一个解释。
    作为“蓝天”第一届的学生,黄河是一个活跃分子。他创办了旭日文学社,又是校卫队的成员,团学工作也都热情参加。“记得1995年学校建了第一批4栋房子,当时就是我和几个校卫队队员组织搬的家,搬了一个暑假呢。”
    他学习也不错,有一年得了二等奖学金,还上了光荣榜。“于校长见我担任了这么多学生职务学习却没有落下,很高兴。有一次,他还当面鼓励我,说‘不错,继续努力学习’。这件事,我至今也没有忘记。”
    由于他表现优秀,原本是要留校的。但黄河还是想到外面去闯一闯,于是,1995年年底他便进了广州天力公司,当上了一名技术员。
    天力公司是一家电视机和电脑的生产厂家。黄河所在的单位是天力公司的分厂,制造电视、电脑的主板。在生产车间,有一台德国进口的压板机,压板机的传感器需要不时地调整,以便准确控制油压和温度。不过,传感器装在庞大的机身里,里边不仅满是油污,而且温度高达60~70℃。“没有人愿意进去调试,只有我和一位高级工程师进去了。每进去一次,就满身是汗是油。”这位高级工程师看见黄河踏实肯干不怕苦,就虚心指教他,不多久,黄河对机器的熟悉程度便远高于同来的人。试用期刚满,就提拔为生产主管。“我当上主管后,同样在生产线上跟着做,哪怕一道很小的工序也不放过。工人们是为了完成生产任务,我的目的是熟悉生产流程之后,思考怎样去改善和控制这个流程。”
    黄河所在工厂的英籍厂长的同学在江苏无锡开了一家叫“确主华”的公司,也生产主机板,便力邀这位英国厂长到“确主华”去主事。“英国厂长只带了4名骨干到无锡去,其中就有我,因为他发现我既懂技术又懂生产,于是,1998年元月份我便去了无锡。”
    不过,到1998年年底,黄河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原来,他有一个老乡想开湿巾厂,听说黄河在外国人的工厂当主管,便把他请过来当常务副经理。“其实,老乡并没有给我更多的钱,我只是看在老乡的分上,就过来了。”
      湿巾尽管在国外十分流行,但在中国则刚起步。“湿巾在国外不仅用于清洁脸和手,还可以清洁几乎所有的东西,同时还有护理、防腐等作用。”为了了解湿巾的技术和配方,黄河到北京寻求中国医科大学合作;湿巾制造设备中国没有,他就找到有关厂家,和他们一道设计制造加工机器。“我在这个厂做了4年,不仅了解了这个行业运作的全过程,而且为这个厂成为中国最大的湿巾生产基地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在这个厂干了4年,黄河的十八般武艺全派上了用场。修机器用不着请人;他学的是财会专业,采购员买了什么、多少价钱,他只要看一眼就清清楚楚;至于控制和运作资金他同样是得心应手。黄河还兼任了销售总监,亲自到义乌销售和采购。最后,到2004年春节一过,他便从此扎根在义乌。“我几年前就有一个想法,自己投资办厂。但以家乡的那家工厂的收入,我干一辈子也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
他来义乌,是帮助义乌的一家湿巾厂做销售。那家厂2003年才做了300万业务,而黄河只用了半年时间,就为这家厂做了500万的业务。
    “这时,就有许多有钱的老板找上门来,要与我合作,有一个老板的出价最高,他投资400万办厂,我做厂长,报酬是利润分成30%。”这个厂就是现在的丰华日用品厂。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原来的老板把这个厂转让给一位南京的老板。南京的老板又极力挽留了黄河。给黄河每年年薪6万,另外利润分成10个百分点。
    “我还是想自己当老板。如果再过几年,我有一定的积累了,就出资和别人合伙办一家属于自己的湿巾厂。到时,我也去找一位职业经理人来替我干活。”
黄河在“蓝天”只待了一年半时间,他说,后面我待的地方远远赶过了这一年半,但我最怀念的还是“蓝天”。

上一条: 郑 健: 我获得了微软大奖
下一条: 陈建宁: 市场逼着我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