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邦积: “本本”也有用

 

    他对在学校里学过的“本本”情有独钟。到上海闯荡时,别的不多带,但几册课本却不离左右。他说,“本本”也有用———

    在学校里学的知识,在实际工作中有没有用,陈邦积对此感触最深。这位“蓝天”99级经管系的浙江籍学生对记者说:“我到上海5年,靠的还是当年在学校里的‘本本’。”
    他学的是经贸专业,当时,有两门课陈邦积特别感兴趣,一门是必修课《营销学》,另一门是选修课《公共关系》。“我当时学习成绩一般,但学这两门课兴趣特别高,特别是《公共关系》这本书,我觉得到时候一定有用,好像有一种预感似的。”
    后来,他真的做起了销售,而且在上海。2001年11月初,当他踏进上海滩的时候,首先是一头雾水。“我是来投奔一个在上海做手机生意的亲戚的,那天说好他在火车站南广场等我。结果我从北出口走到了北广场。”
    陈邦积带到上海的行李不多,而其中就有《营销学》和《公共关系》两本书。在学校里,陈邦积和同学们打交道不多,几乎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而现在,陈邦积怎样同社会上的人打交道呢?“我当时就是翻‘本本’,掌握一些待人接物的基本方法,照着去做,嘿,还百分之百有效。”他在亲戚那儿做,第一个月挣700元,第二个月挣900元,到第三个月竟然挣了1万多。他说:“处好了同别人的关系,才有挣钱的可能。”
    也说不清为什么,在亲戚家做帮工让陈邦积感到一种压抑。不到一年时间,他便辞去了亲戚家的那份差事,自谋职业。
他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IT导购》杂志社做广告营销。广告营销说白了,就是为杂志社拉广告。上海这么大,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说不定就有好几十里地。可是,陈邦积就凭着一辆自行车东奔西跑。“整整跑了3个月,每天要跑3个小时,那时候正值盛夏,热得让人受不了。”
    陈邦积的第二份工作还是做杂志,那是一本全国性的杂志叫《数码世界》。这时,他要和各地客户打交道。“《公共关系》里说建立客户关系,要坚持每天打一个电话,发一封邮件,每逢节日还要送个祝福。我就依葫芦画瓢地照着做,还真的挺管用。”
    离外滩不远的海洋大厦,是陈邦积第三份工作所在地。他指了指那栋大厦对记者说:“我当时就在18层办公,在《时尚IT数码》这一块做市场部经理。2004年一年,我为这家杂志社拉了150万广告,最后杂志停刊的时候,我还提成了10多万块钱。”
    因为陈邦积做过手机生意,所以在这3家杂志社他联系的客户都是手机客户。“等到客户资源和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想再回来做手机。”
    早在《时尚IT数码》杂志社做市场的时候,陈邦积就开始在做淘宝网上购手机。“购物的对象一般都是上海本地和附近苏杭等地的顾客,为了让消费者放心,我就在火车站附近开了一家形象店。”陈邦积说,“反正有人买,我就卖,大多数时间是当面交易,少部分网上交易。”
    从2005年年初,他就在火车站附近经营了两家手机店。“一家是时尚型的,我从香港、深圳等地采购了一些稀奇古怪外壳的手机,来满足青年人的喜好;另一家是豪华型的,为高档人士服务。诺基亚8801,全不锈钢外壳、蓝宝石屏面,尽管功能不多,但每个要卖到10800元钱。最近我的一个客户的同学在新西兰、澳大利亚开手机店,在我这里进了一批8801,我每个要挣300元。”还有一次,陈邦积做夏普法拉利902手机生意,一笔就挣了20万。
    陈邦积在“蓝天”上学时,还没有开电子商务课。但电子商务在上海十分活跃。他想借论坛发布信息,建立自己的网站,但苦于没有办法登陆。“于是,我在前不久花了500元钱在网上学习。100元钱学一次,的确用得上。”
    现在他在因特网上有自己的网站,叫星机缘通讯社,专门发布手机的信息,“我也从网友中收集最新的情报,这个论坛对我做生意很有帮助。”
    陈邦积告诉我,他曾在前两年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当时德国双丽人剪刀公司在沪招聘一名市场部经理,底薪为12000元。他曾去面试过,但因为英语口语实在太差,结果落了榜。“我还是做我的手机吧。我希望在校读书的同学们一定要记住,书本有时是很有用的。”

上一条: 罗君平: 推销一个真诚的我
下一条: 郑 健: 我获得了微软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