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军辉: 要比别人干得更好

 

    书本和实际的距离要在实践中才能缩短,这位从“蓝天”建工系走出来的毕业生在学中干,在干中学,终于取得了成功———

    余建国驾驶着自己的私家车,穿行在浙江萧山的老城区———市心街,手眼都十分娴熟,他对身边的记者说:“我到一个地方,先要坐公交车全部兜一圈,然后再骑自行车转一圈,两圈下来,基本就熟悉了。”这位“蓝天”99级建工系的自考生,现在萧山一家叫“得力”的建筑公司任生产科科长,已经在当地买房购车娶妻生子,算是挺超前的。“我家住在浙江丽水一个偏僻的农村,小学三年级时就独自一个人骑自行车从家里赶到镇上上课。”
    当他从县城一所中学高中毕业时,他的高考成绩超过了重点线,考了580多分,并被浙师大物理系录取。不过,他没有去浙江师范大学,而是到了“蓝天”。他不喜欢当老师而喜欢建房子。“我从中学开始就对一栋高楼是怎么一块砖一块瓦建起来的很感兴趣。‘蓝天’当时有建工系,我一看行就来了。”
    在书本上学建筑,有一点纸上谈兵的意味。真正找到建房子的感觉是在余建国走上工作岗位之后。大学毕业之后,他经熟人介绍到台州的某监理公司工作,并拜师于一位有名的老工程师,成了老专家的“关门弟子”。这位姓方的工程师当时61岁,知识面广,经验丰富,而且教的方法也十分对头。这种方法很简单,就是干了再说。当时余建国所在项目是建黄岩高级中学的一栋实验大楼,在施工现场,方工程师总是让余建国先测先算,然后再指出为什么要这么干。余建国又把两大本《施工规范》《管理规范》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当时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书本上学的东西和实际有距离,这个距离要在实践中才能缩短,书本上提过的某个理论,正好在施工现场碰上了,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就加深了认识。第二次再碰上,解决起来就得心应手了。”三个月后他来到杭州“天工”做监理工作。一次在建一所32层的公寓时,地下室土方工地上发生了塌方。查找原因,是因为上海一家施工单位在实施维护时,没有注意到当地的土质特点。“这就告诉我,一般的计算方法一定要因地制宜、因土制宜,否则就行不通!”
    2004年3月,他应朋友之邀,到浙江“得力”担任现在的职务。名曰“科长”,但权限很大,既要管工地生产,又要管与政府部门的协调,有时,他还要赶赶自己的场子。因此,余建国很忙,忙得甚至连女儿也难得抱一抱。白天东跑西颠要走十几个工地,每晚回家吃过饭都会关起门来整理图纸、思考工作,要到12点钟才能上床睡觉。女儿常常敲打房门要见爸爸,却一次次被他妻子哄着抱走。
    他肯工作,也肯学习。余建国在学校担任过团学干部,所以他沟通能力很强。“我有时候是在开玩笑中求学问,所以别人好像也比较愿意回答。”搞地下建筑他求教过人防办,搞建材他问过建材建筑实验室,甚至连当年的恩师,遇到难题他也会去打扰一二。他现在是同济大学网络教学本科毕业生,已经评聘为工程师,并正在通过二级注册建筑师考试。
    同时,余建国还要学着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和相关建筑监管部门搞公关。“开始有点难,现在已经滚瓜烂熟了!”听他讲这话时,我想起了他在车上讲的那个坐公交车、骑自行车在城里兜圈子的故事。

上一条: 刘春柳: “丫头片子”传媒人
下一条: 陈华斌: 当过老板再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