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明: 给自己一个规划

 

    他喜欢给自己订计划、定目标,他找到第一份工作后,对自己定的目标是只要能在深圳站住脚就行———

     深圳海纳广告有限公司的老板陈小明到“蓝天”来读书,是一次偶然的偶然。
他在福建老家读高中时,一次班上的信箱里有一张来自“蓝天”的报纸,并在班上传阅。报上登了于果和成洁的故事,也刊登了招生的专业介绍。“我当时在班上成绩不算好,所以对这所学校就多留了一个心眼。特别是该校的工艺美术装潢专业,我很喜欢。”
     高考落榜后,他背起行囊就来到了南昌。“其实福建本省也有不错的民办大学,但我喜欢远离家乡四处漂流。”
那是在1995年秋天。
    在“蓝天”学了两年之后,也是香港回归之前,他又作了一次漂流,这一次是到了深圳。“那段时间深圳对外来人口查得特别严。当时我们几个同学住在10元店里,条件差、治安乱不说,而且搞不好会被公安遣送回家。另外找工作也难于上青天,有一个同学找了半年也没有找到,只有回老家去。”
    陈小明却较快地找到了工作,在深圳大吉利设计印刷公司。“我这个人喜欢订计划、定目标,我毕业后第一个目标就是能在深圳站住脚。你想想自己就这么一点本钱,还跟人家讲什么价钱、谈什么条件?我的条件很低———包吃包住之外对方愿给多少给多少。”
    他说的是真话。在应聘的面试中,招聘人员问了他三个问题,他一个也答不上。第一个问题从天而降:这个红是多少?在印刷行业,彩印由4种颜色套印出来,所以这种红就由4种颜色组成,每种颜色都有一定的比例。这个问题课本上从来没有讲过。第二个问题你有没有工作经验?第三个问题你会不会实际操作?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当时真后悔暑假没有到企业去实习实习。”
    陈小明还有一大缺陷,不会电脑。当时他做设计是现画手稿,再由电脑操作员最后完成。“当时电脑在深圳也不够普及,全公司只有3台。但是对我们设计人员来说,这又是必须掌握的工具。因此,我就订了一个偷学电脑的计划。”
    陈小明首先向领导报告了学电脑的愿望,并得到了应允。现在关键是两个电脑操作员根本就不想让陈小明掌握电脑技术。“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我会操作了他们干什么?于是,当他们在电脑上完成我的设计手稿时,我就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在旁边站着。”陈小明原先在南昌参加了一个月的培训班,虽然没有多少感觉,但基本操作还可以。而一些特殊的操作方式,他却不会。“比如说快捷方式,按普通方式操作要经过好几个程序,但也有按一两个键就搞定的方式。”电脑操作员似乎看出了陈小明的意图,故意加快了操作速度,甚至两三个键一起按。“看起来是一起按,实际上也有先有后,不过是快得让人产生错觉而已。所以,我看他一个动作,一般要看两天。看懂了以后再自己利用工余时间去练习。”
    但对陈小明来说,工余时间常常在晚上11点钟左右。“从早上6点钟上班,到晚上9点半下班,只有半夜练。那段时间我常借口有些事没做完留在办公室。”就这样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陈小明便可以独立操作了。“过了不久,公司便要求设计人员一定要上机操作。等到大家都上机了,有一个电脑操作员便被辞退了。”
    在“大吉利”,陈小明不仅最多时每月能拿到6000块钱,而且完成了最终成为一个技术较全面、经验较丰富的设计师的转变。“两年之后,当我走进人才市场时,我就给自己的要价有了一个定位:每月没有4500块不干。”
    他又一次很快找到了工作。当地一家希林院设计制作公司同意了他的薪资条件。不过,他也的确是物有所值。“进公司时,老板要我做一个宣传网页,我一天就做完了,而且客户很满意,也高兴。我认为,你要对老板提工薪待遇,自己首先要有一定的资本。”
    陈小明在这家公司,最大的心得就是接触到了电脑喷绘,在21世纪初这是一个很热门的技术。“看到生意这样跑火,我就谋划着一有机会就自己来搞,再不为他人作嫁衣裳。”
    在2002年5月份,他应朋友之邀开了这家海纳公司。做了7个月就挣了100万。 “我们一共是4个人,每人分了20多万,这是我掘的第一桶金。”
    尽管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而且变数也极多,但“海纳”一直办到了今天。“我现在正在为公司作下一步规划,不过还没有拿出最后的主意来。”

上一条: 陶征胳: 长江上的船老大
下一条: 刘春柳: “丫头片子”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