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征胳: 长江上的船老大

 

    在滔滔长江之上,有一条2400吨的运输船穿梭在皖苏一带,这条船的老板也是“蓝天”学子———

    浩浩荡荡的长江上,在千千万万艘货运船中,有一艘2400吨的船由芜湖江阳船务公司经营,这家公司的老板叫陶征胳,是“蓝天”99级计算机系的学生。
    他高中毕业时,曾考取了芜湖电大,他不喜欢那种传统的教学方式,而对“蓝天”的办学特色情有独钟。陶征胳的父母都是一字不识的农民,原本希望他就近到芜湖念书,后来父亲先后两次到“蓝天”参观,感觉还行,便把打算盖房子的钱给他作学费。
    在“蓝天”,陶征胳的学习并不出色,但他在团学工作中却有出色的表现,他担任过院学生会副主席,2002年暑假还被选拔到招生办参加暑期锻炼。“招办的工作对我的锻炼很大。现在我的组织能力就是那时候学到的。”他在招办的主要任务是到车站接待新生。不分昼夜地忙乎,加上吃得太随便,有一次居然晕倒在地。  “但醒过来后,我照样和大家一块干。”
    在陶征胳毕业前后,家里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就是父母从田里走进水里,靠一条木船搞起了水上运输。后来,小木船变成了水泥船,水泥船又变成了铁板船。等到2003年年底,陶征胳在外面闯荡了几年之后,发现家里正需要他。
    陶征胳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唯有他肚子里还装了不少墨水。一天,他父亲请芜湖捷源舱运公司老板吃饭,正好陶征胳也在场。父亲对那位老板说:“我儿子是大学生,到你公司谋个事做成不成?”不想这句半开玩笑的话倒被老板当了真。1个月后,陶征胳正式进了这家公司当了监理助理。“其实我对航运并不感兴趣,但想到在公司能照顾家里的船,我就去了。”原来,陶征胳家里的船挂靠在这家公司。
    在捷源公司,陶征胳的眼界更开阔了,他看到了“非典”过后长江船运难得的生机。于是,他建议父亲将小船换成大船,并终于说通了父亲。原来那艘800吨的船才卖了60万元,而造一条2400吨的船则要180多万元。这时,陶征胳便充分发挥了他的社交和组织能力,一方面张罗钱款,一方面组织造船生产,终于把这艘大船送进了长江。“大船就是大船,2004年头几个月生意很好,最好时一天净挣1万元。”
    长江水运的运价,和江水一样波动不息。“货多船少,运价就很高;船多货少,运价只有压低。现在长江上的船只越来越多,越造越大,价格竞争太厉害了。”
    怎么办?陶征胳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决定自己办一个航运公司,自己集中精力来经营好自己的船。经过一番艰苦的努力,2005年3月江阳船务公司正式挂牌,成为芜湖130多家航运公司中的一家,陶征胳也成为当地最年轻的“船老大”。      “公司的经营,虽然没有想象的那样成功,但我至少把自己的船搞活了,这两年下来,我还清了原先借贷的90多万元债务,还花了近100万元买了两套房子。这艘船现在至少也要值150万元。”
    为了拓展业务,他的公司正和南京的一家大公司———南京恒顺达船务公司合作,协助该公司在上海浙江一线运输马钢公司的钢材和海螺公司的塑料、水泥产品。恒顺达公司是一家从事海运的公司,运输线直达东南亚和日本。“我想把我的船从长江沿岸开到东海沿岸,开向大海。所以我想通过与该公司的合作,摸清海运的规律。”
    陶征胳告诉记者,他有一个理想,把现在的船卖掉,换一条海运船。不过,海运船造价很高,是河运船的3倍。就是说,造一艘和他现在这艘同样吨位的船,要700万!
    “不一定能实现,但我会努力。”    
                                                                                   
                      (涂之光2006年采写于安徽芜湖)

 

上一条: 刘剑林: 打工博士
下一条: 陈小明: 给自己一个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