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剑林: 打工博士

 

    他打了11年工,对打工有了深刻的认识,也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打工理论,称他为“打工博士”,一点也不为过———

    记者见到“蓝天”95秋电会班的校友刘剑林时,他刚刚辞了工。“我已经打了11年工了。我对老板说,请你不要挽留我,因为我想当老板了。”
这是一个江西老表,戴副眼镜,理个平头,嘴微微张开,一开口话音中还带着浓浓的乡音。11年里,他在深圳买了房,买了车,而且还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富。他的同学在介绍他时,总喜欢称他为“打工皇帝”,而记者倒更愿意称他为“打工博士”。
    1996年4月份,他被学校推荐到深圳一家台资企业德爱公司时,岗位看上去很美———采购外发员,但干的都是体力活,没日没夜地做着搬运,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深夜12点钟以后下班。加班最多的一个月,刘剑林加班时间超过200小时。“我做的是外发。什么叫外发呢?就是把采购的原材料运出去,请别的厂加工后再运回来,投入生产当中。这活儿不仅费体力,也费脑力,因为你得承受出货的压力。生产线上等着你的材料,你加工的材料回不来那得停工啊。”因此,刘剑林常常要在供应商那里盯着他们的生产线。有一次,他两天两夜就这么盯着,后来连床铺在哪儿也不知道。
    刘剑林家里很穷,他告诉记者,因为家里没有钱,他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家里都极力反对他念书。他家在山村,每到寒暑假他都要上山找能赚钱的活儿干干,打过柴、烧过炭,为的是贴补自己的学杂费。有一年暑假他上山砍柴,还赚了260块钱。
“因为厂里工作太苦,所以陆陆续续就有人跳槽。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你没有钱去当老板,那就老老实实去打工,在打工中积累经验。我个人的风格是不管在哪里打工都是做事,而要做事就每件事都把它做好,不做好睡觉也睡不着。”
刘剑林不紧不慢地表述着,在记者眼中他简直是一个打工理论家。
    “打工有两种心态,一种是把打工看成自由职业,想干就干,无所事事;还有一种,把每一天的打工都看做是做效率。要知道混一天和做一天给公司创造的效益是不一样的。老板只有在你为他创造效益的前提下,才会给你工资福利。你为他做好每件事,给他节约成本,他才会认同你、提拔你。所以,第一种心态是不可取的。”
    随着公司的壮大,刘剑林提升得很快,1997年10月份提升为组长,到年底又提升为副课长。他这时就不再只是搬东西,而是又搬东西又管人。“尽管当了个小官,但外发的事还得亲自去做。当然,更重要的是要对下面的员工灌输打工理念。”
    员工跳槽这是老板最头疼的事,而这种事在深圳似乎相当的频繁。刘剑林刚走马上任,一个手下干了两个月便辞工了,另一个因为工作没做好挨了几句批评也提出要走。“为什么跳槽?我看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工作太苦,二是薪资太低。什么叫工作?工作本身就是苦的,我就不说了。至于薪金,有人说1200元太少,你应当先问一问自己你做的工作值不值这个价?打工不是不能跳槽,但跳槽不能太盲目,原因很简单,你到一个新的单位,等于从头开始,那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1998年到1999年是德爱公司的快速扩张期,人多了人际关系也就复杂了。刘剑林也曾因此想过跳槽。“当时,老板的一句话点破了我。他说:这种状况哪个公司都有。”
    2000年,刘剑林再次受到重用,调任总经理办公室做采购专员,负责全厂仪器设备、办公用品等的采购,整天跟钱打交道。
    跟钱打交道说具体一点,就是跟供应商打交道,这里往往会涉及回扣问题。对这个问题,刘剑林的看法是:“你要把自己当做老板,记住每花出的一笔钱都是自己的钱。用自己的钱,就会去讨价还价,取得最佳的性价比,尽量少花钱办好事。”他反问记者,“如果这钱是你自己的,你会收取回扣吗?”
    当然,尽管刘剑林这样努力着,但毕竟视野有限,采购的商品也不一定每批都是最便宜的,所以他的顶头上司,一个台湾人对此颇有微词。“心底无私天地宽,我当面就同他叫板,我只能在你信任的基础上做事,如果你有什么看法,我可以走人。”
    几年来,在刘剑林手上流过的钱数以亿计,但他一直兢兢业业为公司把好关,从未出现大的差错。“每天想请我吃饭的人不知有多少,但我一餐也不去。不过,同学之间的小聚少不了我。”
      做打工仔,自然涉及一个对老板的看法问题。刘剑林的老板是台湾人,台湾老板抠门吗?“你会把口袋里的一块钱无缘无故扔在马路上吗?”刘剑林反问我。

上一条: 陈 峰: 什么最火就做什么
下一条: 陶征胳: 长江上的船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