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刚: 把经历变成经验

 

    毛泽东曾说过:“分析好,大有益。”这位“蓝天”99级电艺系的学生,就是一个善于分析总结的人———

    “蓝天”99级电艺系学生陈刚,属于比较喜欢思考的那种,这位精明的湖北小伙子在回顾自己求职的经历时说:“出校后的工作中,第一份工作可能不是你满意的,但可以从中找出你自己的发展方向。”他现在是深圳薪火传承展览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他在校读书期间,就利用暑假到南昌的一家喷绘公司打过工,设计过效果图。“一个暑假干下来我得了400块钱,还请同学们吃了一顿。”
陈刚的经历比较曲折。
    2001年年底毕业时他并没有去深圳,而是在东莞的一家开发按摩椅的公司做产品设计。可是那里的产品设计如同模具设计,与陈刚所学的专业大相径庭。“但我毕竟了解了企业的环境,初步适应了社会。”
    当2002年6月份陈刚来到深圳时,他也和所有来深圳的人一样,饱受了找工作难的煎熬。“我刚来的时候,正好是夏天,这里的太阳毒得很。天热,心急,消费高,真是受不了!”过了20多天他才找到了自己的第二份工作,进了深圳荣誉企业形象设计公司做设计员。
    虽然专业对上了口,但荣誉公司创办初期的种种做法,让陈刚到现在都觉得很别扭。“首先是经营范围太泛,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所以什么都做,什么也做得不精;还有强制员工上班不能上网,玩游戏不行,查资料学习也不行,我那时想学点东西,只能买书来学。”尽管这家公司最后终因经营不善而发不出工资,但陈刚却颇有收获。“我在这里接到一个房地产展览设计,是南山区的海岸明珠楼盘,有五六万的收入。此后,我也一下子就有了名誉地位。所以我想,一个人在任何一个公司一定要有一个成功项目。这很重要。”
    还有,正是在这家公司,陈刚接触了展览设计,了解了一个企业为何经营失败,这也为他日后自主创业提供了基础和教训。 
    不过,再后来陈刚没有做设计而是去做了生意。那是在2004年的3月份,经广东一位朋友的极力推荐,他和女朋友一道在南山区的一家新开张的商场门口卖起日本“月之夜”化妆品。可是不久就宣告破产。“我根本就不懂化妆品,实在有点盲目,后来才知道,这种化妆品虽然比日本‘资生堂’要便宜一点,但没有名气。买高档化妆品的人都是有钱人,他们只认品牌不认价,而没钱的人啥都买不起。”租一个商场的摊位一个月要6000块,但陈刚每个月最多也只能销出3000块的货。“实在顶不住,只有关门,最后亏了3万多块。”说到这里,陈刚并不后悔,“不过,我倒熟悉了一些商业运作。虽然是小本经营,但麻雀小五脏全,我多少懂了一些商业管理、策划之类的东西。”
    接着,他又重操旧业,找了一家正规的展览设计公司———新王子公司去干他的老本行。“这家展览设计公司的老板姓吕,很有头脑。他说的一句话对我影响很大。当时,进进出出这家公司的设计人员几乎全都自己开了展览设计公司,吕老板就说,大家都开展览设计公司就说明我一定不能再开展览设计公司,于是便改行做了展会,他在三亚搞的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做得比较成功。”
    后来,新王子公司的设计员都开公司去了,走光了。到2005年3月,陈刚和一位同班同学一道,也自创一个展览设计公司。
    “不是吕老板都不搞公司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去掺和?”记者问。
    “当时的房地产展会实在太跑火了。再说,除此之外,我还能干什么呢?”
作为除北京、上海、广州之外,中国的第四大展会之都的深圳,其展会经济也有相当的发展规模。这里兴建的一个展会中心,就花了30 多亿人民币,每年4月和10月,各式各样的展会都会在这里聚集,热闹异常。
    “为了抓住春秋展会旺季,我们在2005年3月租了一个60平方米的小房间,到9月就搬进了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大房间。另外,我们展览设计也不局限于房地产,既有中科院参加的深圳高交会的展览设计,也有台湾展团参加的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的展览设计,这个博览会办了50届,我们还跟着去了郑州、大连呢。”
       然而,稍稍兴奋之后的陈刚很快进入了沉思。他对记者说,尽管展览设计有一定空间,但大家一哄而上又使空间分外狭窄。“我打算在适当的时间来一个转型,要到上海、北京去开设办事处,因为这两个城市属于第一方阵,展会规格、规模都比深圳要大得多。另外,我也准备学习吕老板去搞展会,做一做论坛什么的。最近,我们已经参与了一个2006年品牌手机战略高峰会,先探探底吧。”
    经历变成经验,要通过不断总结才能实现。这就是陈刚给记者的启示。

上一条: 尹茂华: 老板对我说“OK”
下一条: 刘启长: 千折百回寻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