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茂华: 老板对我说“OK”

 

    他有一个观点挺不错:到一个企业工作要想小有发展,第一要胜任工作,第二要让老板满意。他本人就是在老板的“0K”声中提升为课级领导的———

    “我认为,到一家企业工作,有两件事要努力去做,一是自己能够吃得下分内的事,二是要让老板认同你、赏识你,对你说‘OK’。”
“蓝天”04届计算机系的毕业生尹茂华如是说。他个子不高,身体看过去有点瘦弱,不过,说的话倒是句句有分量。
    其实,2003年刚到苏州华硕公司时的第一个月,他根本就吃不下分内的事。由于尹茂华在学校里有过一段做记者团团长的经历,在校报上也发表过几篇文章和几首诗,文笔较好。所以部门就叫他做书记员,把工作会议的情况记录下来,写成纪要,再通过电子邮件供大家参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一次开夜会,尹茂华做记录,便出了个大洋相。“会议发言,大家讲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但就是讲的是什么东西我弄不清。后来,有一个部门负责人就用电子邮件狠骂了我一通,他说,你记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根本不是这样说的。”
    第一次做工作就捅娄子,令尹茂华伤心不已。他知道,公司只给了他们这些实习生两个月试用期,干不好,只有一条路:到财务部结账走人。“当时正值‘非典’期间,离开了这里我到哪里去找饭吃呀!”
    他决心从零开始认真研究公司生产管理方方面面的术语。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在紧张学习之时,尹茂华连续两次胃病发作,一次比一次厉害。疼痛难忍事小,一天吃不下二两饭,头晕脚软,人一点精神也没有。“我们这里请病假是要扣钱的,我只得扶着墙移动脚步,硬撑着上班。”
    只花了一个月时间,他便熟知了大大小小上千个概念,同事们都笑他成了一本“华硕辞典”。到第二个月开会做记录的时候,尹茂华几乎可以充当会议主导了。
试用期结束的时候,便是有人要被淘汰的时候。而尹茂华不仅没有被淘汰,反倒被提拔为品保部门的当班leader。一个班的负责人,通常要管40个人左右,包括工程师、巡检,对生产全过程进行品质监督。“这个岗位通常至少要工作一年以上才能提拔。老板见我什么都会,才放心把这个团队交给我管。”
    尹茂华的全部工作就是两个字———制程。制程的意思,就是要按照生产线的每一个环节来订立标准,发现和处理异常。尹茂华虽然把概念弄懂了,但经验还是不足。于是,他便虚心跟着别人学。在分析会上,把别人对异常的表现、原因、方法等一一记录下来,又把历次会议记录邮件收集、分析,归纳了几十个异常类型。“我还把新闻中5W的概念应用到会议记录邮件的写法上,提出5W1H的写作格式,老板认为我‘OK’。”
    尹茂华认为,处理异常必须到现场,光听汇报肯定要出乱子。接着,他向记者讲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某种笔记本电脑组装后,上盖锁螺丝处出现了颜色泛白。经技术部门认证后,公司决定立即停产。尹茂华觉得停产事关重大,他不敢怠慢,便立即打电话给物料部门询问现在库存的上盖面板是哪几个厂家生产的。对方回答只有一家,尹茂华闻罢便亲自到库房去对账,发现还有另外一个厂家的物材,而这个厂家的上盖面板在组装时却没有发生泛白情况。“我这一问一对,保证了企业正常的生产,避免了重大经济损失。”
    2004年7月份开始,尹茂华先后当上了组长、资深组长。职务提升了,他追求创新的观念也提升了,开始对管理模式进行了一番改造。“我先后编了一本异常处理标准书,一本员工工作手册,把应当规范的东西都规范了一下,特别是总结了前人的经验,”尹茂华兴奋地说,“以前是一个老人带一个新人,现在可以做到一个制度带一群新人。”
    老板非常认可尹茂华,把他的做法推广到各部门、各分厂,还于今年3月提拔他为副课级主管。
    “我家里很穷,每年都只能交一半学费。记得那年黄河发大水,我拿着贫困证明找到于校长,是他亲自批条子减了我一半的学费。”
    “我那时就很争气,打扫教室一个月挣60块,吃饭一般都是两个馒头,一份蔬菜。三年学费,家里只给了7000块,其他都是我凑的、借的。”
“‘蓝天’的这段经历,使我懂得了自立、自强,把这种感受带到工作中去,所以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涂之光2006年采写于江苏苏州)

上一条: 刘水波: “蓝天”的学生都是最棒的
下一条: 陈 刚: 把经历变成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