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 刚: 我和上海房地产

 

    在上海房地产市场的淘金一族中,他也是其中一员。不过,他靠的不是房子,而是房子的广告———

    上海前几年房地产十分火爆,房地产媒体广告也十分火爆,在这一片火爆当中,有一位“蓝天”学子也跟着跑了点火。他就是“蓝天”98级应用电子专业的学生,叫严刚。
    严刚,江西人,身材高大,十分健谈。“在‘蓝天’我学到了生存的本领,这就是社交。”他当过“蓝天”首届学生会副主席、第二届学生会主席,组织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活动。“我有一个遗憾,一次篮球比赛,在最后阶段,双方闹了意见闹得不欢而散。这件事我现在还觉得有些遗憾。”
    快毕业时,他于2000年12月在上海待过一个月,看看自己能不能在上海站脚,在什么行当站脚。“我那时和一位做广告的校友住在一起,就住在广告公司的办公室里,所以耳濡目染,对广告有了一点感觉,”严刚对记者说,“广告利润丰厚,更重要的是我这个人活动能力强,我相信我能胜任。”
    而当他2001年2月底正式在上海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时,他发现情况跟他想象的完全是两个样子。“这家公司只有我一个外地人,其余都是上海本地人。他们似乎天生对我就有看法,谈客户不带我去,什么情况也不给我介绍。前两个月,我几乎是一筹莫展。”
    三个月试用期很快就要结束。严刚没有退路,便采用了一种狂轰滥炸战术,即每天一上班就捧着一本黄页电话本,疯狂地向那些有钱的单位打电话。“对方接到电话,十有八九是很不客气的,但你得忍受。这种苦只有自己心里才明白。”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严刚在给华泰保险打电话时,发现对方似乎有一点做广告的意向,他立即运用了平日里在办公室偷偷学来的谈话技巧,和对方周旋,最后令对方同意和自己见面。“只要一见面,我就有办法了。”
    不多久,他便与对方签了一个近20万元的户外广告,严刚也拿到了1万多块钱的提成。“这笔钱是我平生第一笔收入,更主要的是给了我信心,”严刚说,“后来,这位客户又介绍了交通银行等几家金融单位给我,帮助我完成了好几个单子。”
    严刚成功了,半年时间就当上了业务经理。
    而真正接触房地产业,是在2002年6月严刚来到上海一家杂志社之后。这家名叫《美家买楼王》的杂志,由上海文艺出版社主办,严刚被聘为房产部经理。实际仍然在干老本行———做市场。不同的是,这本杂志本身就是媒体的平台,不仅有版面,还有记者和编辑。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因为作为房产部经理,安排什么版面,定什么价格我都可以做主;我还可以采写一篇企业老总的访谈或者企业介绍之类登在杂志上。这一切比我原先的什么事都要看别人的眼色要方便得多。”
    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正是上海房产价格刚刚露出上涨苗头的时候。杂志社董事长是一个精明人,他立即跟进市场,把月刊变成了半月刊,又把半月刊变成了周刊。刊名也更改为《美家房地产周刊》。这种变化的落脚点是扩大了版面,增加了广告的空间,也给了严刚大显身手的机会。“那时是大把大把钞票涌进公司,我也跟着赚了些钱。如果公司最初的承诺能兑现,我会赚得更多。”
    司管理层出现了诚信危机,使很多人心灰意冷,第一个离开公司的是杂志社的总经理,他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叫天都广告。公司刚刚成立,极缺广告业务人员,他便千方百计把严刚拉来入股,股份为10%,职务为总经理。
    在天都广告,严刚的重心仍在房地产上。手头没有媒体,他便主要通过邮发夹页(DM)的方式,做房地产广告。“当时开发商做广告简直做疯了,不管什么媒体都投。”严刚告诉记者,上海每年有“五一”、“十一”两次房交会,在2003年“十一”房交会前夕,原先4个版面的夹页远远满足不了需求,一扩再扩,扩成了12个版,这一次的广告营业额就达到了30多万!
    “公司发展很快,还在宁波建立了分公司。但正如古人所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最后又一次选择了离开。”
这一次,严刚再没有去人才市场,而是走进了工商部门。他已经有资源、有资金、有经验办一家自己的广告公司。于是,在上海出现了一家汇创广告传媒有限公司。这是在2004年的12月。
    “我的公司2005年业绩不错,挣了一笔钱吧。但自从2006年春节后,随着中央调控出台,上海楼市骤冷,我的业务也冷了下来。”
    今年年初,严刚和朋友的广告公司合作,用30万元的定金购买了地铁《e时代报》2006年一年房产专版的版面独家代理权,想要赚钱,一年必须要达到300万的广告销售金额。“今年头5个月,情况不太妙。但到了6月份特别是国庆前后,楼市有所回暖,原先捂盘的开发商为解决资金问题,开始有所松动,广告的业务销售也好了起来。12月份的所有广告,早在11月份就安排满了。我们提前一个月完成了销售业绩,并且和报社还续签了2007年的广告代理权。”
    严刚目前正打算与传统媒体进行资源整合,来做房地产广告。他认准这一行大有可为,因为住是人们的一大需求,而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来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可用的地则越来越少。

上一条: 杨洪志:蓝天学子 服务奥运
下一条: 刘水波: “蓝天”的学生都是最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