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勇: 在温州做一回作坊主

 

    温州是靠私人作坊发展起来的,在今日的温州作坊主中居然也有“蓝天”的学子,其中的一位就是99级经济管理系的学生———

    浙江温州经济的发达已为世人所共知,而其发达的基础乃私人作坊。在温州大大小小的作坊主之中,也有江西蓝天学院的一名毕业生,山东枣庄人,就读于99级经管系。这位高高大大的小伙子热情地给记者递过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温州市恒裕五金鞋服材料制品厂厂长刘大勇。
    刚毕业时,刘大勇就想当一个经理主管什么的,因为他是“蓝天”电视台的名主播,又是学经济管理的。然而,在温州的人才市场上他的自负似乎没有市场,因为他没有经验。无奈之下,他只好屈就应聘到一家美容美发公司当了销售员,因为在异地他乡解决温饱是第一位的。
    销售员的底薪低,每月只有500元,其余的全由销售量决定。刘大勇头一个月做销售就拿了3000元销售奖,来得容易花得痛快,3000元他花得几乎一文不留。但第二个月情况突变,因为第一个月是向美容院铺货,而第二个月是补货。对方不要补货,小刘便没有了销售业绩。500元垫底工资头3周就几乎耗用一空。“最后,我只剩下24元钱吃喝了一个礼拜。吃什么?每天两碗炒面。”
    尽管如此,刘大勇还是自以为积累了经验,既然有经验,那就可以去应聘了。6个月之后,他终于走进了经济管理人员行列。他先是在乐清一家服装公司,从商务专员做到营销部副经理,随后成为行业内最年轻的办公室主任,帮助董事长制定决策、管理员工。后是到报喜鸟集团担任市场管理科科长、营销部市场顾问,负责北方片专卖店的销售管理。此时,他的年薪已超过10万元,可谓一路顺风。
    “在温州这地方,只要你有了多余的钱,就一定会有‘多余’的想法。”刘大勇爽爽快快地对记者说,“还是在报喜鸟集团的时候,我爱人就开了个礼品店,我做兼管。”后来,报喜鸟集团迁往上海,刘大勇没有同往,索性在温州开了个昊源礼品公司,这是在2004年4月。
    终于自己当上了老板,刘大勇开始精心包装自己的公司,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光装修就花了5万块。但好景不长,这家公司仅仅生存了4个月便倒闭了。
    “什么原因也没有,东西买来卖去,有一天手上没有钱了,你就完蛋了。”那一天,站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面对十几台孤零零的电脑,刘大勇的心倍儿凉倍儿凉的,这时,不知谁说了声“是不是把电脑给处理了”。一听“处理”二字,刘大勇突然一跨步,一连砸了好几台电脑。此后有一个月,他几乎不说话,不吃饭,只是抽烟和喝酒,喝完酒便蒙头大睡。“我哪里睡得着觉。我心疼17万元钱说没就没了,更气我自己,为什么别人成功我就没有能力成功呢?”
    刘大勇虽然重新回到了“一无所有”的原点上,但此刻他却拥有一颗理智而充实的心。他认识到创业不仅艰辛更有风险,认识到做人做事要本分踏实,认识到创业切莫盲目追求奢华和排场。“要小小心心做,踏踏实实干,有1分钱尽量只做8厘钱的事,一定要留两厘钱的余地。”后来,在亲友的资助下,他很快站了起来,在山东老家开了一家装饰扣店,8个月便赚回了原先的亏损。再后来,他干脆自己在温州开办了一个装饰扣制造作坊,自产自销。到今年二月,半年就赚了20多万。
    在刘大勇的作坊里,设备虽然简陋,但产品却很精美,细细一看,尽是我们日常皮鞋、皮带和衣服上装饰用的金属小玩意儿。记者问刘大勇生意做得怎样?他一边熟练地打着发货包,一边用浑厚的男声回答:“还行吧,每月销售额有30来万元,不用多久,我投资的70万元设备就可以回头了。”

上一条: 李勇军: 不跟自己过不去
下一条: 杨洪志:蓝天学子 服务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