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荣辉: 自己赚钱花得舒服

 

    他留校当了一年班主任之后,不仅理解了自己当年的班主任,而且这个不平常的经历也对他的为人处世带来莫大的影响———

    采访朱鸿斌的时候,还有另一位同学在座,相形之下记者看得出,在这位“蓝天”05届艺术系毕业生身上,明显多出了一份理性和成熟。
后来在交谈中,才知道他来上海之前,还曾于2004年10月留校当过一年的班主任。谈到这次经历,朱鸿斌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什么是班主任?我认为,班主任的名字就叫付出与责任。做学生的时候,老是会抱怨班主任如何如何;等到自己当了班主任,才发现那种抱怨实在有点冤枉。其实班主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学生好啊!”
他这个班主任也是这样做的。关心、管理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帮助学生解决困难和思想矛盾,从早到晚,没日没夜地去拼,忘我地付出。
    他随意谈起了一件事:他班上的一位学生,因为心理有些障碍,所以整日想从四楼跳下去。为防止出意外,朱鸿斌也就成天与这位同学形影不离,连躺在床上睡觉时也心惊肉跳……“有时我也会抱怨学生,老师付出那么多,怎么会有人无动于衷,一点反应也没有?”不过另一件事的发生,改变了朱鸿斌的这个想法。
    一天半夜,一位来自内蒙古的04级女生,因水土不服突发急病被送进了医院,医院当即下达了病危通知单。朱鸿斌闻讯披衣而起赶到医院,问询、交费、照料一直忙乎到天亮。后来的几个夜晚,他都守护在病榻旁。最后,这位同学终于脱离了危险。“后来,当其父母赶来抱着自己的孩子痛哭时,我深深感到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也觉得自己尽职尽责是应当的。”
    朱鸿斌如果继续留在学校,他可能会是一位出色的班主任。不过,他更希望做一位出色的室内装饰工程师,因为那毕竟是他心仪的专业啊。
    “去上海时,我几乎是不辞而别的,现在想来还常常有些内疚,”朱鸿斌说,“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真的无法面对我那150多个学生,我真的和他们有了感情。现在还有不少同学和我有联系呢。”
    朱鸿斌之所以同意留校,是有自己的规划的,就是要通过在本校的工作实践,为日后的就业积累经验。而担任班主任的这段经历,的确也对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2005年10月,他在上海一家图文公司做设计员,月薪为1500元。钱少不说,主要是心理平衡不下来,这都是“班主任”惹的祸。
    “我总在想,自己从一个大学老师转换到打工仔,角色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但现实就是这样。我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最后,只有自己说服自己。”
    说服了自己,就得好好工作。朱鸿斌告诉记者,和别人相比,他觉得自己的责任心更强,做事更细心。在公司里别人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跟同事斤斤计较。而且,尽管有太多、太杂的事,他都能耐着性子仔细干好。“这些优秀的品质,都是班主任工作经历所带给我的。”
    由于朱鸿斌工作出色,不到半年老板就任命他为营业部经理,薪金也提到了2000多元。在朱鸿斌内心充满成就感的同时,他的自信稍稍有些过度。他觉得自己能提前实现办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装公司的梦想。
    于是,他辞去了这份工作,打算筹办公司。
    而当他真正着手办公司时,他发现自己力不从心:工程怎样组织、材料如何采购、还有其他的许多,他几乎一无所知。虽然没有经验,但是还有理智。最后,公司变成一个工作室,他还是做他的设计工作。
    “今年9月份,我到上海佳园公司应聘当了室内工程师,这是上海最大的一家家装公司。我为什么再去做打工仔呢?目的就是要在工作实践中学习和积累,将来,等条件成熟了,我会再把现在的工作室变回公司。”

上一条: 张泉东:在地图上画满小方格
下一条: 彭海平:我八年只干了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