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荣辉:自己赚钱花得舒服

 

\   刘荣辉:自己赚钱花得舒服       经过两次轮渡,记者来到浙江舟山群岛的第二大岛岱山,去采访江西蓝天学院99级土建系学生刘荣辉。在岱山码头,记者和他见了面。       刘荣辉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脸色黝黑,穿着朴素,为人实在。如果不是事先约定,你很难把他和一个25岁的水利工程公司的项目经理联系起来;如果你对他了解不深,也很难把他和一个富家子弟联系起来。“没办法,海风吹,日头晒,就这个样子啦。再过一、两个月我还要更黑!”刘荣辉微笑着,对这个似乎不屑一顾。       刘荣辉的老爸做过老板,包过工程,每年也有好几十万收入。虽然钱不算太多,可家里对于刘荣辉这个独子则是大方有余。“我在‘蓝天’上学时,每个月都要花掉三、四千元钱。”不过这种每天上馆子的近乎奢侈的生活,并没有让刘荣辉变成一个混混。他告诉记者,当时他在学校里有两种想法,一是“到学校里总要学点东西,否则,对父母不好交待,自己也没有面子,”二是,“希望早点自立,自己赚钱,花得舒服。”因此,在学校里,他书没少读,门门自考一一通过。但却从未当过学生干部。他说,班主任老师好几次想把他推出来,由于考虑到会影响学习,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毕业后,先是在舟山普陀区的房地产公司任工程部部长,主要任务是跑“三证”(土地证、施工许可证、土地规划许可证)和进行现场管理。       一出校门就当了“部长”,当然也算不错。但要当好这个“部长”,刘荣辉吃了许多苦。上任后的第三天,他代表公司去一个建筑工地上监督施工质量,他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懂”,几乎是一个外行。好在当时他得到了一位姓许的师傅的指点,刘荣辉在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点感觉。“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我总算把理论上的东西和实际的东西联在一起了。”这时,师傅对他说,“你可以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在房地产公司做还算一帆风顺,可一年之后,他却离开了这家公司。他发现自己不适合坐办公桌,再说钱也拿得太少。这个海边长大的孩子,想要有大海一样宽阔的发展空间,他向往像他父亲一样去做项目,尽管有风险,但一定有收获。       离开了原先的事业单位,后来还有区财政局国资办、六横港口有限公司两家事业单位想要他。“办事员不好干,要干就干项目经理。”2003年10月,他走进了舟山市舟基水利公司,如愿以偿当上了项目经理。同时,他也跨入了另一个行当,由工民建转到水利工程。       尽管都是钢筋水泥搞建筑,但做水利和做房子则大不一样。以图纸而言,工民建是平面图,而水利工程则断面图。一天下午,水利公司老板扔给他一叠“标准海塘”(海堤)的图纸,但没有告诉他怎样读图。整个下午他一个人关起门来,自琢自磨,终于弄明白:之所以用断面图,是因为沿海各段海浪冲击力不一样,这段和那段海堤受损程度也就不一样。“我悟性还不错。”刘荣辉对记者说,打那以后,他一有空,就把别人做过的图纸自己再做一遍水利资料,边做边想。       什么叫项目经理,说白了就是相对正规一点的包工头。一个工程,七七八八全由你一人负责。除了工程本身,当然还少不了与人打交道。一种人是民工,还有一种,便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这就需要高度的沟通技巧。“这方面我不行,”刘荣辉结结巴巴地说,“真后悔当年没当班干部。”       他已经做了两个项目,第一个工程3个月赚了十几万。第二个项目做了半年,已完成工程量的80%,大概也能赚个十几万,他已经在舟山本岛买了房,房款是自己筹的。“家里要帮我买,我不同意,自己出钱住得舒服!” (2006年采于浙江舟山)  

 

 

    每月在校要花费4000元的富家子弟,因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所以没有变成混混——
上一条: 朱长春: 我炒了香港老板的鱿鱼
下一条: 朱贵秋: 行动比语言来得更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