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明: 一份责任,一份收入

 

    在“蓝天”念大二时,他就取得了初级监理工程师资格证,而恰恰是凭着这个证,他拾级而上,取得了人防国家级注册监理师资格,从而也成了“抢手货”———

    王光明,浙江人,“蓝天”98级建工系学生。当我们在台州采访他的时候,他担任了杭州大江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台州分公司和上海鼎业民防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台州办事处两个单位的总监,也就是说他一个人拿了两份工资。
    早在高中毕业时,王光明就到台州黄岩区拜当地一位很出名的建筑设计师做师傅。“后来,我觉得自己应该学一些建筑理论,所以便来到南昌求学。”其实应一帮同学之邀,他本来是要到湾里的一所民办大学去读书的,但王光明多了一个心眼,把学费存在银行,自己跑到京东来找“蓝天学院”。“我早就从报纸上了解了于果和成洁的事迹,加上‘蓝天’的校园环境比那所学校要好,所以我便和几个同学来到了‘蓝天’。”
    在“蓝天”的日子里,王光明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感受到了班导深切的关爱。“常老师既是系主任又是我们的班导,对我们几个浙江的同学很关心。见我们怕吃辣,常常会带我们到他家去吃饭。有年中秋节也是在他家过的呢!”
    当然,在“蓝天”更大的收获,是他在大二就取得了初级监理工程师的资格。“这个小小的证书直接影响了我的人生。正是凭着它,我在2003年就拿了省级注册监理师,2004年又取得人防国家级注册监理师资格,没有这两个证书就没有我现在的地位。所以我的看法是能力加证书等于收入。”他现在一年的收入在12万元左右。
    不过,能有这样的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000年下半年王光明走出校门,在武汉市政监理有限公司台州分公司当了一名监理员。“其实我本人更喜欢建筑设计,我几乎走遍了浙江大小城市,为的就是看看那些城市的建筑特色。不过,因为这家公司是师傅的儿子开的,为了报恩,我只有屈就。”
    他刚进公司时两眼一抹黑,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监理工作的重点在桩基,因为桩基既是建筑安全的基础,又是一项埋在地下的隐蔽工程,要学监理就要从桩基监理学起。这时,同在一个公司的王光明师傅的外甥,便成了他的桩基监理师傅。
“他带了我两年半,从钻孔到钢筋混凝土灌注,到桩的习性、控制和施工,都给我讲得一清二楚。有一次,施工单位灌一个桩,灌了三天三夜,我盯了三天三夜,他也给我讲了三天三夜。”
    监理的责任是防止施工单位粗制滥造、偷工减料。“我学监理就是喜欢遇上很烂的施工队,这样才能学到东西。”按照桩基要求,钻孔时钻头一定要嵌岩两米,一次施工队打一个76米深的钻孔,钻头断在岩层里,但是王光明放线测量正好是76米,施工单位想着蒙王光明,说:“你看已经够了。”可老板的外甥则坚持要把钻杆拉出来看看,一拉发现钻头卡在岩石上,没有达到要求。“那次,我学到了不少东西,还学会了打捞钻头。”
    在这家公司,王光明学了4年,干了4年,学和干都十分出色。“最初有20多个大学生来这里工作,真正留下来的只有我和少数几个人。”
    后来,王光明觉得师恩已报,便在2003年下半年来到上海鼎业民防建设咨询有限公司台州分公司工作。“民防,是指人民防空,虽然技术难度不及土建,但如防核冲击波、生化武器等要求则比土建要严得多。仅防护门一项就要求有三道门,一道比一道要求严格。”在鼎业公司,王光明同样十分出色,最后干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一年半之后,他又应聘到杭州大江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台州分公司兼任总监理工程师一职。身兼两职,分外忙碌。
    “现在国家对建筑要求越来越高,作为建筑监理的责任也越来越重。工程无小事,建筑监理一定要把控制落实在点点滴滴的施工过程中,把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另外,还要坚持廉洁监理。”
    就在前两天,台州某商城的桩基出现偏差,必须进行地梁加固。施工单位对他说,这次就算了,我给你3万块钱,却被王光明严词拒绝了。

上一条: 高文豪:经历是一种财富
下一条: 卢方阔: 创新意识成就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