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滋滋:我是一株小草

 

\   陈滋滋:我是一株小草       “我认为‘蓝天’毕业生,和公办大学的毕业生比,虽然理论差一点,但工作能力和适应能力要更强!”陈滋滋刚一落座,就发了一通议论,使记者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1米68的个儿,高高的额头,灵动的眼睛。她又是一个能干的女孩,中保人寿全国组训技术竞赛南方片的第13名,业务精通,口才出众。现任人寿温州公司银河分部行政经理。       陈滋滋2002年从江西蓝天学院计算机系毕业,因为优越的天生条件,被学校推荐到广东白云机场担任地勤工作。地勤工作虽然平凡,但十分重要。她的任务是接送贵宾室的重要客户,如果因为工作失误影响了旅客的行程,将给公司信誉造成很难挽回的影响。“在学校念书,考得好不好只是个人的问题,现在是对整个公司负责。”陈滋滋一开始就这么想,一开始就认真地进入了角色。在师傅指导下,她第一天过后就可以“单飞”(独立工作),而一般人要“单飞”,至少得花3―4天。由于她一连三个月从未有过投诉,很快被提任到机场售后服务中心去工作。服务中心有6个电话和一台传真机,而值班室只有一个人,“有时候2、3部电话同时响铃,忙得真想把自己分成好几个人。”但再忙,陈滋滋还是千方百计要把工作做得最好。       “有一天早晨上班,我刚打开房门便接到一个电话,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原来,由于机场人员不慎,在两夫妇各有行程的情况下把行李全部给了丈夫。陈滋滋听后二话没说,沉着地对错发的行李进行了一系列调度,终于在6小时之内使行李顺利到了行李人手中。这位夫妇后来分别打来电话,表示满意和感谢。       只在白云机场干了7个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她走进了中保人寿公司,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温州。 她姐夫所在的中保人寿温州分公司要招一批售后服务主任。尽管条件苛刻,但她仍然决定报名。而当时,她只有20岁,是应聘者中最小的一个。白云机场的工作没有白干。陈滋滋那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老练征服了所有考官,她在上千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中保人寿温州分公司最年轻的售后服务主任。       不过,这主任不好当,首先要参加台湾老师主训的3个月封闭培训。这种训练的强度直逼人的生理和心理极限――反复练习坐姿、举止、表达,白天上课、做作业,晚上还要上课还要做作业,不到深夜两点谁也别想睡觉。没过多久,很多人吃不消打了退堂鼓。“我没有想过退缩。”陈滋滋说,“而且我要成为最好!”她告诉记者,到了人寿以后,她还接受了好几次类似的“魔鬼训练”,从来没有落后于别人。有一次分组搞极限拉练,她带领的9人团队相互搀扶着、心力交瘁地按时赶回营地,因为没有一个人掉队而获得了优胜。       而当陈滋滋到公司上班之后,发现这主任真的不好当。售后服务主任的职责是,当业务员离开公司之后要及时对其客户进行回访、沟通和承接,同时又要面对客户的不安、猜疑、动摇甚至愤怒。“我第一次去敲客户的房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既希望他在家,又希望他不在家。”陈滋滋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由于她比那些业务员年纪要小得多,因此难免会被小瞧。陈滋滋说:“我有一个习惯,越是难办的事我越是要办好;越被人家小看,我越是要表现给别人看!”她在一次次同客户磨合中,她很快掌握针对不同客户解决不同问题的办法和技巧。一次她带着几名业务员上门走访一位客户,见面时客户满脸怒容,经过滋滋一叨咕,告辞时客户却满脸笑容。那几位业务员打心眼里佩服他们的主任,说:“主任,当时那个问题我们回答不出来,为什么你一下子就回答出来了。”       陈滋滋当过人寿公司的培训讲师,语惊四座,现在担任分部行政经理,也干得十分出色。她干一行,爱一行,成功一行。在采访结束后的闲谈中,她当年的班导指着滋滋自豪地说:“这可是我们的班花。”“说她是‘蓝天’的校花也不过分啊!”旁边不知谁插了一句。陈滋滋闻此浅浅一笑,说:“我不是花,是草。我和‘蓝天’的学生一样,无论在哪里都顽强地生长着,给大地带来绿色。”记者想,这种小草精神或许就是蓝天的气质罢。

 

 

    有人说她是班长、校花,她却淡淡一笑,说:“我不是花,是草。和蓝天的学生一样,不管在哪里都顽强地生长,给大地带来一片葱绿”——
上一条: 唐磊:一通百通
下一条: 王叶彬: 鞋 痴